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anfengze1953. 随缘的博客

祈祷!愿我的家人及我所有的朋友在新的一年里幸福、平安、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时光话童年, 蹉跎岁月北大荒, 苦乐年华返城后, 岁月如歌夕阳红。 上山下乡------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------工程连队------ 知青返城------中国对外传媒刊物------美术编辑

引用 北大荒情缘(3)——割不断,紧相连  

2010-09-03 15:58:14|  分类: 知青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怀念咱那疙瘩北大荒情缘(3)——割不断,紧相连
 

时间过去了40年,空间相隔了几千里,如果没有“缘分”二字,恐怕那些北大荒的人和事,就只能成为遥远的回忆了。然而,生活却偏偏会产生机遇和巧合,把时间缩短,把空间拉近,使本来应该淡忘的生活变得清晰起来,仿佛你昨天还在和场部的小卖店里买烟,前天还在德都县城里和荒友们推杯换盏。

 

当年,在上山下乡的大潮中,南京知青主要是到内蒙古插队落户,因此,在年龄相仿的知青群体中,他们凝聚着的是一种有别于北大荒的“草原情怀”,他们熟悉那片茫茫的草地,熟悉那里浓浓的奶香,熟悉在马背上飞奔的快感,熟悉在牧民家中不顾一切的豪饮。可是他们对北大荒却十分陌生,因为那片神奇的黑土地上,没有他们的汗水,没有他们的故事。正因为如此,来到南京好几年,也没遇到可以畅谈北大荒往事的朋友,满肚子话无处可说,常常引为憾事。

 

但是,很多事情都会有变化,一旦触到某种机缘,就会处处显现,处处相连,把本来遥远的人和事推到你的眼前,生活中稍一留意,就很可能和北大荒有了联系。

 

举几个例子。

 

学校有一位老师是东北人,又住在我楼上。偶然聊起来,他竟是北安农场的职工子弟,说起附近的农场名字,什么格球山农场拉,尾山农场拉,长水河农场拉,熟悉亲切,一下子有了好多好多话题。更有意思的是,和他在一个学院的另一位老师,就是下乡到赵光农场的上海知青,于是我又多了一位过去不曾熟悉的荒友;还有更巧的,这位老师是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的,他的好几个同学都是永丰的,有我认识的哈尔滨知青小赵,有和我在医院共同工作过的成林。。。。。。  就这样,我的这位同事兼邻居,一下子拉近了我和北大荒的距离,我们只要闲聊,就离不开北大荒,离不开我们所熟悉的人和事,离不开农场的过去和现在。最近,他见到我又兴奋地说,他们农场也建了一个网,也组织了一系列知青纪念活动,看来这位离开故乡多年的农场职工子弟,也还依恋着那块生他养他的土地,依恋着那些曾经使他开窍、成长起来的知青朋友。

 

如果说那位同事还稍微远一点,那么在南京有永丰荒友那就更巧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一个和我在卫生院工作过的荒友告诉我,她的一个好朋友,永丰三连的哈尔滨知青大朋也在南京,并且把电话也告诉了我,于是我和大朋就联系上了。约好到我学校来,在大门口她一下车,我们就立刻认出了对方——而我们以前并没有见过面!就这样,没有丝毫的陌生,没有丝毫的客气,从未见过面的荒友一下子成了老朋友。田甜来南京,我又请她和大朋吃过饭,那种无拘无束,亲密无间的情感,恐怕只有荒友关系才能理解了。除了大朋,在南京的还有两位上海知青,是永丰的战友。一位是瓦西里来我这告诉我的,也在高校工作,目前还没有机会联系;还有一位是前不久碎墨告诉我的,也还没有机会联系。不管怎样,能在南京有好几个永丰战友,那真是很不容易的事。我想,如果我们有合适的机会见面,一定也会毫无陌生感的,因为我们曾经在一块共同熟悉的土地上辛勤地劳作过,那里留下过我们所熟知的很多故事。

 

还有一件事。有一年,学校利用暑期组织部分人外出考察。分三路,有新疆,贵州,东北,自己选择。我因为没去过贵州,所以选择了那条线,而东北方向,原计划只到哈尔滨,都是我熟悉的地方,所以舍弃了那条线。因为三路出发的时间不一样,有一天我还在单位呢,忽然接到一位走东北一线的同事的电话。他大声告诉我:“我们路过你们永丰农场了!现在在通过场区,向五大连池开呢!”原来,他们到了哈尔滨,接待他们的主人非常热情,要带他们去五大连池去看看。这些从没有到过北大荒的人当然不会失去这个机会,于是路过永丰成了必然。而“永丰农场”这四个字,在很多同事耳朵里也是经常听到的,因为大家在一起工作了多年,我给大家“白唬”永丰的事多了,记忆深刻,以至一看见永丰的牌子,就立刻兴奋起来,几个人连着和我通话,从电话里就能听到车上的一片喧闹声。我那次失去了路过农场的机会,有点遗憾;但是同事们能如此敏感地意识到那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能如此兴奋地在那块土地上即时打过电话来,我同样感到很开心,因为永丰已经不仅仅是埋在我肚子里的故事了,它也同样吸引着我那些从未到过北大荒的朋友们。

 

一个人的生活中如果有了某种情缘,就会时时连着你,处处牵着你,割也割不断。虽然从时间和空间上,我已经和北大荒有了距离,但在我心中,北大荒永远是说不完的故事,道不尽的情缘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、6、30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